首页 阅读日记 正文

路灯下的雪夜

扫码手机浏览

雪,年复一年的如约而至,看到小雪轻挑眉不愿离去的悲伤,带着那孤独的身影……时间就像一个棋盘,时间就是一个棋子,我们只是一个孤独的棋子,想守住棋子,看清世界的喜怒哀乐,然后把握住人生的命运。他们不知道,千山万水,穿过每一条路,叫不回家。在人生的道路上,会遇到许多不同的人,朋友或陌生人,亲近或遥远,都是过客,也只能陪着看一场风景。偶然,遇到了一个下着雪的夜晚,一位老人,在路灯下,在雪地里黄色的灯光笼罩着街道,白色的眉毛在雪中飘动,鸟巢在倒塌,嘶哑的哭声打破了雪夜的寂静。我一个人在街上走着,这时一个老人从黑暗的小巷里走出来,他看上去像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嘴里嘟囔着什么。白发梢有雪花,细细的眉毛上镶着冰片,纤毛上聚集着水晶珠。我呼出的气使我两眼发黑。我只瞟了她一眼,然后就不再注意她了。他用一只好奇的手抓住我的胳膊,仿佛在对自己说:“你我都没有迷路。”我卡壳了,发呆了应该一句:“嗯。”我迷惑不解地看着她,她也迷惑不解地看着我的脸。过了一会儿,她放开了我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在白地毯上坐了下来,有意识地打了个冷战,把头缩了回去。我蹲下来,抚摸着她额头上的头发,轻声问:“奶奶,你叫什么名字?”你有家庭电话吗?”话落了下来,她皱着眉头,颤抖着,什么也没说。我坐在她旁边,什么也没说。“角落里的那只猫曾经为我抓过一只又大又肥的老鼠。不,在这儿。他说天冷,所以我把大衣给了他。我问心无愧。”她突然叫了一声,指着黑暗的角落里躺着一只死猫,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衣,上面盖着薄薄的雪。我默默地看着她,说不出话来。她慢慢地站起来,喃喃地说:“我要回去了。”然后,又一次走进黑暗的胡同,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后面……我以为她回家了。但几天后,邻居们开玩笑说,有个神经病患者从医院逃出来,几天后又回来了。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那天晚上,她的话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是时候,我们输掉了最重要的东西,心是空的,尘埃落定了,心是棋局,让岁月去赢。走过的岁月,不能再来,就像对弈的对弈,不能再复制。但是山高水远。在不确定、艰难的时刻,光明的光芒,那么遥远,那么遥远……

拇指

哈哈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