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日记 正文

全套二龙戏珠,为什么男人天天都要吃奶

扫码手机浏览

全套二龙戏珠,为什么男人天天都要吃奶 老王这些天被老板许婧弄得心烦意乱,不想吃也不想喝。

许婧今年24岁。她曾在一家航空公司当空姐,结婚后成了家庭主妇。

尽管徐静刚生下一个孩子,她的身材还是很火辣。她的高挑身材是起伏不定的,她的臀部是曲折的,更不用说她有多性感了。

特别是,精致的脸庞和水汪汪的大眼睛都喝醉了。每当我经过小区门口,用那樱桃小嘴打招呼时,老王就想跳上去尝一尝。

老王年轻时学过按摩和按摩。他开了一家小商店后,生意变得萧条了。他还当过十多年的水管工。最后,他被介绍到这个社区,成为一名保安。

老王已经52岁了,但他精力充沛。他的妻子刚刚和他分开,因为她无法忍受他的折磨。

今天下着毛毛雨。老王正在幻想如何让许婧入睡,一缕刹车把他从想象拉回现实。

老王不满的扭头,却看到他梦中的许婧抱着孩子从出租车上下来。

许婧确实应该成为一名出色的年轻空姐。她有172高,可以看到她的整个身体就像豆腐一样光滑,甚至穿着黑色丝绸。尤其是在美丽的上半身,即使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她也无法掩饰自己的骄傲。

许婧的丈夫常年出差。老王在这里当保安已经两年了。他能用一只手数出见过许婧丈夫的次数。

那是因为她的丈夫不在身边,老王一直在暗暗猜测,许婧一定是很渴望和很难被一个男人摸了软。

根据地方法规,出租车不允许进入。许婧只能带着一只手里拿着孩子,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大包从超市买来的东西进入这个地区。

离她家还有一段距离。她皱起额头,张开老王期待已久的樱桃嘴。她怜悯地看着他,问道:“王叔叔,你能帮我把东西带回家吗?我一个人拿不动。”

老王是一个爱和关心他人的老人。此外,他早就想帮助许婧,但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担心。

现在许婧已经主动开口了,他自然很高兴。

老王从许婧手里接过购物袋,不小心碰到了许婧光滑无骨的玉手,这让他感到难以忍受。

抱着孩子走在前面,老王跟在后面,贪婪地嗅着弥漫在许婧的成熟女人的气息,同时欣赏着她优美的身材。

许婧的衣服很薄,再加上又是在下雨,上身湿透的衣服都贴在皮肤上,黑色的小衣服都露了出来,屁股晃的抖动了一颤,再加上那双又长又直的黑丝长腿,看得老王欲火萌生,不禁感慨。

他赞赏的眼睛眯了起来,立即有了反应。他只想脱掉他的丝袜,好好感受一下。

毕竟现在在村子里,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老王硬生生的把自己身上的邪火给强行压制住了。

许婧打开门后,老王跟着进去了。客厅里有一股独特的牛奶味。

这是老王第一次来许婧的家。他贪婪地吮吸着只有生过孩子的年轻女性才有的特殊气味。

“王叔叔,真麻烦。”许婧把睡着的孩子放进卧室,然后走了出来。

因为许婧一直抱着孩子,把浸湿的短袖贴在皮肤上,勾勒出她骄傲的轮廓,这张诱人的照片让老王愿意吞口水。

那个当空姐的年轻女人是不同的。优美的环境和纤细的腰肢使老王的眼睛变成了动物。

“没什么,我只是一个随便的东西。”老王用手示意,随意看了一眼客厅。

雪白的墙上挂着许婧的性感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是比基尼,许婧的行为非常大胆。许婧在社区中的纯粹形象有很大的差距。照片中的许婧要么爱抚他的胸部,要么张开双腿。老王的两条鼻血差点涌出来。

许婧不习惯和陌生人单独在一起,尤其是看门的老王,每次经过门口,他都能感觉到饿狼一样的眼睛,恨不得把自己吃掉。

我今天不能带他进卧室,但是当我看着老王贪婪地看着他的性感照片时,我下意识地非常喜欢。结果,每个人都感到浑身发热,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老王害怕暴露自己的丑陋,所以他迅速把目光移开,在茶几上发现了一个手动吸奶器。

许婧的孩子只有六七个月大,还没有完全断奶。然而,许婧和他的妻子肯定不能吃完他们的食物,他们将不得不使用器具来吸出剩余的食物。

看着吸奶器和半瓶牛奶,老王舔了舔嘴唇,想象着许婧用这个装置艰难地吮吸着。他真的想更换吸奶器,然后帮她减轻疼痛。

这个邪恶的想法震惊了老王的精神,并立即使他兴奋。

发现老王盯着吸乳器看了一会儿,又盯着自己的胸口看,顿时羞恼不已——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老王,老王突然觉得整个人都要上天了。

许婧脸红了,说:“王叔,今天谢谢你,改天吧.请你吃饭。”

我能听到我在下逐客令。老王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认真地说:“我听说你的水管以前在保修期内,要不我现在就给你修好。”

老王的态度很诚恳,许婧认为没问题。“是的.“那对王叔叔很麻烦,”他说。

老王笑了:“没关系,这是小事。”

许婧感激地点点头:“那就请王叔先去趟洗手间。我去换衣服。穿这些湿衣服很不舒服。”

许婧说,她的脸变红了。当她出去的时候,她还在大太阳下。她穿得很少。谁知道天突然下雨了。她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她可以清楚地看到白色、光滑和细嫩的皮肤。

如果你仔细看,你可以看到许婧抱着婴儿,她的衣服不合适。高地的位置在他面前隐约显露出来。

像老王这样的老司机怎么会找不到呢?他迫不及待地放下水管,拿出她的衣服,用力压在地板上。

老王不愿意看着许婧进卧室。他走过去说,“没关系。你先把它给我。”

过了一会儿,换上了一件深色的睡裙,把脏衣服扔进了卢的衣服里,把刚刚换上的黑色镂空裤子暴露在老王的眼前。

老王看着这条性感的裤子,他的反应变得更强烈了。许婧真的很开放。看着,老王下定了决心。他对身后的许婧说,“过来,我带你去。如果它坏了,你可以自己做。"

听了这话,并不怀疑,弯下腰指着水槽说:“王叔叔,水管里还有水。”

焦急的许婧把严重渗水的情况告诉了老王,但老王听了这话。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许婧的睡衣领子上。

引起老王注意的是许婧前面的美丽景色,没有被小衣服遮住的景色随着许婧的呼吸而起伏。

许婧不知道老王已经把他看完了。在她焦急的询问下,老王不情愿地收回眼睛,看着溅起的水。他心里有一个想法,说:“只要关闭这个水闸。你可以自己关闭它,省得将来麻烦。”

许婧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但是水溅得太多了。如果他上去,他就会被水淹没。

“或者.算了,水太大了,还是王叔你帮我修吧……”

老王跟着他的衣领,看了一眼许婧波涛汹涌的水域。他瞥见了里面的风景。当老王的鼻子变热时,他假装紧绷着说:“怎么了?现在我可以自己做了。如果我以后松开它,我就不必修理它了。王叔够大了,可以吃了你。”

许龚景脸红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守卫老王能够成为自己的父亲,他不想打扰这些思想。挣扎了一会儿后,他终于克服了内心的恐惧,同意下来。

害羞的脸,给他趴了进去,挺翘的臀部正好在老王面前。

老王感到呼吸急促,他的小眼睛慢慢地沿着许婧的长腿移到大腿根部。

许婧改变的是一条红色的小裤子和一层薄薄的布紧紧包裹着许婧美丽的臀部。

老王舔了舔嘴唇,希望现在就扒下许婧的裤子,疯狂而贪婪地钻进他的睡衣里。

许婧不知道老王穿着短裙在身后凝视着风景。他试图找到水闸的开关位置。随着身体的扭动,裹在小裤子里的臀部颤抖起来,完美的轮廓被勾勒出来。

"王叔叔,这个开关应该往那边转!"许婧迷人的声音打断了老王的思绪。

也许是许婧害怕这个姿势太笨拙,所以许婧试着向前倾,但是这个致命的姿势还是让老王几乎无法控制自己。

"昂,往左边看."

老王随口答道,他故意想上去帮忙,手如果没有与许婧的大腿摩擦,许婧的身体马上就挤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老王心里骂了一句,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心急。这种年轻的女人只有在慢慢调情时才会有味道。

然后他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极具吸引力的姿势和淡淡的香味让他隐藏自己的反应,以免尴尬。

果然,许婧仍然不肯关闭水闸。他已经搅拌了五六分钟了。水越来越大了。

只见许婧现在已经急红了眼睛,眼睛里满是水。

老王也不担心。许婧无论如何也没有向他求助,所以他耐心地欣赏着曼妙的酮体。

这可能是因为焦虑。随着动作强度的变化,许婧的臀部起伏不定,水溅到了身上,碎花裙又粘在了娇嫩的皮肤上。让人看了忍不住拿手去搓。

“别担心,”老王故作严肃地说。“慢慢来。你有点向左了。”

此时又羞又羞,她脸红了,说:“王叔叔,不要光看着它。请帮帮我……”

“我?我能帮你吗?你出来我来帮你关门,”老王见许婧也知道时间差不多了,便说道

“你.你还是进来帮我一把,帮我关掉它!”许婧不想出去,但是仅仅因为她换了睡衣,她就没有穿任何小衣服。水在她眼前越喷越多,碎花裙紧紧地贴在她胸前,几乎和她没穿衣服一样!她几乎要哭了。

老王被这突如其来的画面冲昏了头脑,装作尴尬的样子说:“这不好,毕竟男人和女人都不能清楚地给予和接受……”

“没事的.王叔叔,你现在可以做我的爸爸了,不用担心那么多!”许婧的脸在流血。

在许婧的恳求下,老王颤抖着,向空中小姐女神伸出双手.

在女神面前,已经被水打湿的身体,可以看到身体白嫩如丝,浑身散发着粉红色的光芒。

“快点,王叔,水太大了……”许婧含泪道!

老王不再犹豫,倾身过去,坚决地贴住女神的身体.

一瞬间,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不得不放下武器。

他也是花卉专家,但是他在哪里见过许婧,一个如此完美的女神呢?

“你不要担心.我会帮你的……”说着,老王的手已经动了。

老王故意放慢了关闭水闸的速度。许婧看到水慢慢变小,这让她感觉好多了。但是不知何故,她觉得被一阵热浪挡住了。她是一个已婚的年轻女人,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她想借此机会出去,但感觉又脆又软又麻,痒中带着一种羞耻感和舒适感。

让她一时间没有拒绝身后的老人。

“王叔.准备好了吗?”许婧也看到了老王缓慢的步伐,又羞又怒。

“别担心,我不是来给你看清楚的!”

老王假装严肃,一边慢慢揉一边慢慢关掉开关。感觉是他几乎不省人事。

他在这方面太富有了经验,并且知道如何容易地激发女性在这方面的欲望,所以他不能不使用它技巧。

随着老王的揉揉,许婧竟然感觉到了。

许婧几乎羞于流血。

她也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这时,她只觉得那个守卫老王像变魔术一样,不愿意让他退休。她情不自禁地收拢双腿,扭动臀部,眼睛渐渐模糊。他的嘴里甚至轻声低语。

老王自然听到了这个反应,心里也是一惊,这受不了?

目前,这个梦里的女神有如此敏感的身体,这一定是由于长期缺乏水分。

如果你能坚持,那么.死也愿意啊!

“好吧.好吧!”许婧一出声,忍不住吞吞吐吐地唱了出来。

她顿时感到惭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希望老王狠狠的进来!

这太可怕了,我怎么能希望中年大叔来侵犯我自己呢!

一想到这一点,她立刻清醒了,她的语气很急迫:“我真的做不到。我今天不会修理它!”

老王知道他不能走得太远,所以他立刻关掉了开关,水立刻就停了。

“嗯……”老王松叹口气说。“你没事吧?”

许婧脸红了,说:“没关系。我会收拾这个柜子。如果你没事,回家吧。”

她说着,又想起刚才的事情,自己在那里,被门卫摩擦了半天,更可怕的是自己还有感觉,想起老王的坚强和丈夫.

她羞得抬不起头来。

老王当然知道许婧没有穿小衣服。看着许婧的害羞和冷漠,他觉得好笑。“那好吧.我要回去了。”

当老王出去的消息被证实后,她从柜子里出来,坐在满是水的地上。她突然感到空虚。

似乎我的身体已经打开了一扇门,我继续需要人们来满足我.

“我到底有什么毛病……”拍了拍脑袋,一边回忆老王的样子。

事实上,老王也不丑。当他年轻的时候,他仍然有吸引力和强壮。如果他穿得好,他肯定会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中年男人。

这时,老王回到宿舍,靠在墙上。随着每一个动作,所有关于许婧的照片都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殷红的嘴巴,漂亮的腰身,纤细的腰身,完美的翘臀,当幻想着许婧撅着屁股的时候,老王从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他终于坦白了.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老王释放了他的沮丧,看着窗外瓢泼大雨。他脑子里满是许婧的照片。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老王坐在宿舍里发呆,看着水坑里的大雨起的水泡。

正当老王想象着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与许婧进行亲密接触时,一个女性化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个数字的主人是许婧。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连衣裙,有着精致的身材和令人惊叹的曲线美。她带着一把伞来到社区门口,环顾四周。最后,她孤独地收回了目光。

老王打开门问:“徐小姐,有什么事吗?”

许婧挤出一丝微笑:“这些天我总是感到腰酸背痛,所以我邀请了一位按摩师过来,但是雨下得太大了,路被淹了,按摩师不能过来。”

老王的眼睛闪闪发光,他的心里充满了狂喜。他的计划浮现在脑海中。

他以前做过按摩,看到许婧寂寞的表情,老王关切地说:“徐小姐,你怎么不早说,我那时候在那里开了一家按摩店。”

许婧大吃一惊,问道:“王叔叔,你愿意吗?”

老王夸口道:“就是说,我的手艺在我们国家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我对人体的经络非常了解。许多人向我表示钦佩。最后,我想过上舒适的生活,所以我来这里做保安。”

“但是……”许龚景红着脸看了一眼老王。老王面色凝重,看不出任何异常。

老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一想到触摸许婧娇弱的身体,他的血液立刻又涌上了他的头。他假装平静下来,说:“许小姐,你不这样认为。我们保安应该和主人成为一体。这是称之为和谐社区的唯一方法。”

许婧的脸微微变红。一想到要在床上躺一会儿,被异性抚摸,再加上老王的财富,她立刻感到羞愧。她想拒绝,但她记得她无法忍受腰部的疼痛。只要她咬着牙齿,她终于点头说:“王叔叔,如果你没事,去我家。我几乎忍受不了腰部的疼痛。”

老王又来到了许婧的家。这孩子已经睡着了。

客厅的灯很暗。一张按摩床被放在茶几原来的地方。桌上有一个香炉在燃烧。房间里充满了淡淡的香味。

许婧走进房间,换上一件白色浴袍,走了出来。浴袍是用缎子做的。虽然领带很紧,但领子很宽。老王比许婧高一个头,沿着宽大衣领的缝隙可以看到衣领里面的风景。

许婧微微皱起眉头,用手揉了揉他的下背部。他胆怯地看着老王,问道:“王叔叔,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老王指着按摩床说:“没关系,徐小姐。躺在床上,我会让你尽快减轻疼痛。”

许婧趴在按摩床上,老王很有礼貌地说:“按摩就是要有均匀的力量。只有这样,穴位才能被完全按压。徐小姐,我要开始了。”

“嗯。”许婧崩溃了,回答道。

老王兴奋地把手按在许婧纤细的腰上。虽然他被睡衣隔开,但当他能感觉到腰部没有任何脂肪时,他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

这种感觉让老王心痒难耐。当他用力按压时,许婧迷人的身体剧烈地颤抖。她觉得好像有一股电流在她体内流动。一缕无法控制的低语也从樱桃的嘴里发出。

老王被这声音迷住的灵魂几乎消失了,他几乎摸到了许婧的腿。

"王叔叔,用多一点力,就会舒服一点."

许婧微妙的要求使老王自焚。他按摩腰部至颈部,然后从颈部回到腰部。他不满足于摸遍他的衣服。他想要更刺激的东西。

完全在线阅读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