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日记 正文

放在两人粘腻的结合处,他在她的下面旋转撕磨

扫码手机浏览

放在两人粘腻的结合处,他在她的下面旋转撕磨 “嗯……”

清贵人本想反抗,但被小梅如此要求,她浑身无力,忍不住把双臂搂住了小梅的腰。

然而,这增加了小梅的反应。他以为清贵人投降了,更用力地吸了他一口。

咬了一口葡萄放进嘴里,一股酸甜的汁液立刻充满了两人的口中,再加上庆典贵族的小嘴被弄得甜滋滋的,小梅心里直叫那爽快。

他向清贵族要了口甜水,同时伸手放在她的香肩上。

衣着光鲜的衣服褪了一半,光滑的肩膀露了出来,这让小梅子感到惊讶,贵族的身体如此柔软。即使他在焦芳玩过这么多野兔,也不如贵族的那一半!

说完,小梅的手滑到了青贵族白嫩的胸脯上,轻轻一捏,竟是出奇的柔软!

“嗯!”

清贵人正掐着呻吟,被香水吻着的小嘴轻轻咬了一口,疼的小梅缩回舌头,舌尖已经冒出血来。

“好你个小李子,居然这么对待这个贵族!”

清贵人抬起手,用长袖擦了擦嘴。刚才他被小李子入侵了。她只觉得里面又湿又粘。整个人既震惊又愤怒。

“冤枉啊,高尚,小才教高尚应该做的事!”小梅低头说道。

只是他的眼中带着几分不甘,只是好不容易爬到了庆典的巅峰,谁知道却被她给反应过来了。

以他的技巧,即使一个女人快要死了,但他刚才有点焦虑,这还没有让清贵族感到幸福,所以他开始匆忙,应该做得更久一点,直到温度合适。

现在我正看着青贵族收拾他的精美衣服。小梅着急了,我急着要扒下清贵人的衣服。

但这件事也只敢想一想,想脱下庆典贵族的衣服,也得自己动手。

小梅转过头,走近附言:“贵族,你为什么不让小家伙教你跳舞?”

“跳舞?这很好……”清贵人想了想,便颌首应道。

想想自己好歹也是个贵族,如果跳舞不出众,岂不是会被其他小妾压制?

一想到这,清贵人就把手伸给小梅子看怎么教。

小梅子心里很高兴,但她的脸上充满了一种真诚的:“高贵,这种舞蹈必须在脱衣服后表演。”

清贵人黛眉一竖,“这也要脱衣服吗?”

“这种舞蹈是诱惑皇帝的艺术。曾经有一个妃子,因为这个舞会,每天晚上都会来她的卧室。”小梅拱手道。

“这么神奇?”

清贵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如果吸引了皇帝,那岂不是一个月之内就得怀上龙种?

“好吧,我把它脱掉。”

清贵人看着他面前的小梅,脸上带着娇羞,但幸好小梅是个太监,如果他看着呢?

她说话的时候,轻轻地抬起手,解开了她漂亮的衣服。一个完美的白色娇躯出现在小梅子面前。这两个私密的地方被衣服和裤子包裹着。圆曲线直直地看着小梅子鼻子里的热气。

青高贵的身体多么完美,只是看着都让萧垂涎三尺,那娇嫩的身体看起来就像一个瓷瓶,生怕落地就会碎,这样的女人可是小梅从来没有享受过的,这也更激起了他心中的欲望。

“陛下.做陛下真好!”小梅心里道安了一句。

后宫有3000个美女。当你想到皇上每天都能享受到这样的女人时,小梅充满了羡慕。

“小李子,你是怎么跳这支舞的?”

被小梅盯着,青贵族只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的脚紧紧的夹着,即使还穿着裤子,但也怕小梅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小梅子稍稍回过神来,很快地说:“诺布尔,先扭腰,转过身让小家伙看看。”

清贵人听小梅这么说,虽然还是害羞,但还是尽量扭了扭腰,转了回来。

小梅子从青贵族的身上扫过,那小小的腰肢扭动着,宛如一条水蛇,可以诱惑死人而不教,尤其是上半身的丰满,虽然被肚兜包裹着,但从侧面看,那白嫩却相当饱满,简直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沉重得像水球!

再往下看腰部,屁股是圆的,这样的屁股,揉起来一定很舒服。

小梅看到团长心里那个不耐烦,虽然庆祝贵族跳得不错,但他还是想从她身上揩一把。

想到这一点,小梅子走过来对他说:“贵族,如果你跳这支舞,它会破坏皇帝的兴趣。最好用一个小的来指导你。”

清贵族一听,也觉得自己的舞技太差了,于是让小李带路,仔细摸了摸。

再次庆祝贵族温柔的手,小梅心里不高兴,他一手抓住贵族的手,一手搂着她柔软的腰,轻轻地按了下去,像是快要出水了!

“嗯……”

清贵人哼了一声,小梅却在教她跳舞,她没有反抗。

相反,正是小梅搂着他的腰,她的心里也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看到庆典贵族没有反应,小梅又加大了动作,他搂住庆典贵族的腰不断扭动,他的宝贝不断在身后磨蹭,那种激动的感觉让小梅心里可是充满了激动!

“清贵人,年轻的那个应该引导你一会儿,你介意吗?”小梅见温度差不多,这才问道。

清贵人被小梅捏了凉哩,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小梅心里一喜,终于凑上了庆贵族的鹅颈,轻轻舔了一下,酥麻地对庆贵族哼了一声。

他解开了青贵族肚兜后面的结,一双傲人的白嫩马上跳了出来,小梅在旁边看着,这个比例可不小啊!

庆贵人也像忘了爱一样,也不管自己用的衣服被解开了,反而是小梅的手搓了起来,让她的身体连连摇晃了几下,下半身似乎变得温暖起来.

她跟着小去引导和扭动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摇摆和摇摆.

"哦!"

突然,贵族的呻吟声让小梅心头一震,再看看她的脸,已经红得要滴血了!

小梅看得差不多了,把贵族拉到床上,他伸手去扶贵族嫩嫩的小腿,按在他的婴儿身上。

“诺布尔,你试着把你的脚蹭到这个小家伙身上。如果你学会了这个把戏,如果皇帝被这样戏弄,恐怕他会立刻变成一个野兽,把你按在床上!”小梅谄笑道。

清贵人本来就有点失神,他听到他这么说,心中就想到了皇帝。

看着面前的小梅,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娇羞。她丰满的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随着身体的摆动而颤抖。她的小脚甚至在小梅的裤裆上,不停地摩擦着他的宝贝!

小梅眼睛红红的,他抓着庆贵人的脚,光滑嫩滑的感觉让他爱不释手,时不时凑嘴去啜一口饭,还带着一股刚洗澡的香味!

牡丹死后,做个鬼也很浪漫!

小梅哪还记得这是皇帝的女人,他是这样庆祝贵族搓,只觉得比皇帝舒服!

庆典贵族在他面前不停地扭动,她的脚早就揉得他全身发热,小梅靠教她侍候皇帝,一把将她搂过来,上下揉捏起来。

“哦.小李子.你是什么.正在做."

清贵人却连连呻吟,她只觉得整个人都快变成一滩水了,倒在小梅的怀里爬不起来。

萧不时低头向要嘴里的甜水,她没有办法忍住。相反,她似乎张开了嘴。她一看到萧低着头俯下身子,就主动迎了上去。

“回贵族,小梅这是在教你如何受宠,你不要紧张,一切都取决于我!”

小梅脸上堆满了严肃,但事实上他揉了揉庆典贵族却挺开心的,对付这么多女人,他知道女人的弱点在哪里,这种举动,却绝对不能阻止,否则让庆典贵族恢复一点心意,恐怕会给他抹杀。

清贵人只觉得小梅的手比自己的更灵活,经常从她身上滑落,会让她不断颤抖,那种感觉让她也越来越难以忍受,自然让她也跟着在小梅怀里扭动着腰!

在小梅被搓得滚烫之下,他整个人突然更加起来,一把庆典贵族,转身坐在他身上。

清贵人只觉得自己顶下的是什么,这种硬邦邦的感觉让她有些惊讶。

“小梅,你下面有什么?有多难?”

庆典贵族只觉得身体滚烫,按理说小梅应该有干净的身体,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回贵族,这是我特意找来的一根棍子,所以方便练习!”

清贵人信了小梅,不洁身就成了太监,这怎么可能?

“庆贵人,小的再教你如何让皇上运身法,那可叫观音坐莲……”

小梅轻轻拱了起来,庆典的贵族立刻叫了一声,她只穿了一条裤子,轻得像没穿,再加上自己的精致,让她瞬间被刺中。

“小梅,你慢点……”

清贵人俏脸通红的搂着小梅,胸前的白嫩更是死死地压在他身上,让小梅暗叫爽快,果然用自己的手段,征服清贵人不成问题。

他越是想磨蹭,就越是渴望。他低下头,看到裤子里有一块白色的嫩肉。这地方已经被淹了!

似乎闻到了从下面传来的甜味,小梅伸手朝下面扒,轻轻拉开他的裤裆。

沿着青贵族光滑的大腿根部滑进去,宽松的裤子会露出一个粉红色的天堂!

清贵人被小梅抱着揉了揉,那还想要那么多。她被一层甜蜜的汗水覆盖着,渴望着最终的快乐。

胸部的白嫩发红,小李子的嘴滑过贵族的每一寸皮肤。针的接触使贵族们给了越来越多的水。这两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

小梅搂着庆典贵族,不断变换着姿势,但是身下的棍子已经抵着她桃园的地方,那种痒痒刺痛的感觉,让庆典贵族更加积极地拥抱小梅!

“陛下,我现在是皇帝了!”

小梅眼睛睁得大大的,下面的矛盾让他抱得更紧了,抱着庆典的贵族娇躯也越来越放肆了!

“哦.小李子,快.快的.用你的棍子戳进去!”

最后,清贵人实在受不了了,小梅的动作更让她欲罢不能!

小梅早就在等待着庆典的高贵话语,比如裤子里面的美丽风景等着他呢!

手里拿着财宝,小梅的眼睛已经变红了。美味嫩滑的地方就在他的面前,青贵族已经离开了他,等着他进去!

小梅一转头,把庆贵人给压在床上,她正娇呼一声,没想到一个太监的力气竟然这么大!

下面的热现在值得庆祝,高贵的小娇红得很,她抱着小梅的腰,已经分不清谁是他的女人了.

相反,爽脆和发痒的感觉蔓延到她的娇躯,留下小梅子在她身上揉捏,她无法解除刚才一半的骄傲。

最后,小李子脱下裤子,看得更清楚了。

而庆贵族则躺在床上,小梅抱着他的白嫩,她甚至没有力气抬头,更不知道小梅要用的可是真正的家伙.

小梅心里欣喜若狂不行,难道自己浪费了这么多前戏,现在还得跟皇帝的女人玩?

谁知道就在他要进去的时候,突然从宫殿外面传来一个声音,让他们两个都大吃一惊。

“报纸!”

尖锐刺耳的声音吓得小李子和贵族穿上了他们的衣服。这是在宫殿里。万一有人看见他们做这种事,他们将被斩首。

“是谁?”清贵人冷冷地道。

“我想告诉你,小的是教育部的奴隶,来找李主任了。”外面的小太监说道。

小梅这才松了一口气,白皙的脸立刻恢复了血色。

“这位经理正在高贵的宫殿里教授礼仪。他马上就来!”

说完,小梅怀着不满的心情穿好衣服,只是一只脚,谁知道被这样的小太监打扰了。

清贵人的手却突然抓了起来,她仰着头,娇滴滴地坐在床上,那双虚弱的眼睛里仍然带着一些渴望。

“让我们保持沉默,等你做完后我会打电话给你。”

庆典贵族抿了抿嘴唇,刚才被小梅这么一弄,她现在浑身都痒了,没想到小梅的卧室竟然这么厉害,要不是太监,难道没有必要让所有女人围着他转吗?

清贵人看了一眼小梅的裤裆,但即使小梅是太监,她也不介意他用那根棍子.

小梅的目光从青高贵的白嫩胸脯上一扫而空。看到她甚至没有穿好衣服,她在自己面前裸体出现,并知道她已经征服了她。虽然她现在不能得到它,但是在将来仍然有很多机会。

一想到这一点,小梅的心情就不那么糟糕了,低头揉了揉高贵的白嫩,这才焦急地走出房间。

看着门从外面关上的小梅,庆典贵族的眼睛里仍然带着几分幽怨,她叹了口气,衣冠楚楚的再次从腰间滑落,完美的身体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想起刚才小梅让自己娇喘连连,手指不自觉的伸进了身体.

这边,小梅出了门,看着这边的小太监立刻变了脸色,两人一起朝教学车间那边的方向走去。

“喂,你为什么这么急着找我?”

小梅踏上了宫殿里的正道,转角处是另一条路,就像绕着鸡肠一样,问身边的小太监。

小太监连忙躬身说道:“回到总管大人,刚才焦芳司里出现了一群新的罪犯。其中一个相当有名。桂丞相让你把他的女儿安顿好,送到他的办公室去……”

“广西总理点名了?”

小梅眉头一皱,这才知道事情不简单,广西总理虽然不是大权在握,但在京城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首相想让我训练谁?"小梅又问道。

"正是关的女儿及其家人犯了贪污罪."

林婉儿?

小梅眼珠子一亮,这才知道为什么广西总理点名要调教。

这位林升是首都的知名官员。他曾在朝廷与广西总理顶嘴。现在他犯了贪污罪。那是死刑。难怪广西总理想要他的女儿!

一想到这一点,小梅心里就有点期待,在林婉儿去桂总理家之前,让她再服侍自己一次。

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小梅很快回到了焦芳部。他是焦芳部门的负责人。焦芳部门的人见到他时必须鞠躬向他致敬。

然而,小李一进房间,就看见一群人被绑在系里,其中不是美貌出众的女人。这些都是林家派来一起训练的。

“头儿,你回来了!”突然,另一个负责教学车间的人跌跌撞撞地过来说:“林家的小女儿已经被送去了,但是我们害怕动手,因为我们害怕伤害她的身体。"

“什么?你怎么敢在我的教学部门放肆?”

小梅邪恶的笑了笑,以前林家的腐败一直在京城流传,他们家现在是嚣张跋扈,落到他手里居然还不知道收敛,这不是好调教可行吗?

小梅一站出来,就有人把他带到了林婉儿的牢房。

隔着一段距离,还没到牢房,小梅已经听到前面传来一声刺耳的哭声。

“放开我,你这批奴隶,知道我父亲是谁吗?我父亲是北京有名的官员!”

小梅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笑着走进了牢房。

“婉儿小姐,今天把你父亲和你的祖先搬出去是没有用的!”

林婉儿抬起头,看见那些进来的人都在微笑,但她的眼里充满了轻蔑。

“好你个太监,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得瑟,赶紧放开我,不然有你好看的!”

小梅看着林婉儿,却突然不说话了,而是在她身边绕了几圈,婉儿被绑在一根绳子上,胸前全是绳子,后面出来的小太监流着口水,看她精致的脸上带着几分惊慌,这是极品啊!

“啊!”

突然小梅的手向下一按,居然按在了婉儿白嫩的胸脯上,那种柔软的感觉,让小梅心里的邪火更快地冒出来了!

“来人,把这小妞的衣服都给我!”

小梅的话,顿时让林婉儿大惊失色!

林婉儿还在呆呆地看着,突然,小梅身后的两个小太监已经走了过来,毫不留情地把她身上穿的衣服撕成了碎片!

“啊!不要……”

林婉儿只感觉到几只多余的手放在她身上,不停地在她私人的地方滑动。渐渐变冷的感觉让她的眼睛瞬间变红。

她雪白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外。她只穿了一件衣服和一条裤子。她白皙娇嫩的胸部大部分从侧面露了出来。她可以看到两个小太监的眼睛闪闪发光。

林婉儿的小脸没有颜色。小太监像豺狼一样盯着她,试图活捉她!

“请不要……”

婉儿的语气有点恳求,没有任何傲慢刚才。

她知道自己在虎穴里,如果她继续这样下去,只会更糟。虽然这些都是太监,但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对付她。

小梅盯着一脸娇柔的婉儿,心里直扑通乱跳,这位军官的女儿果然与众不同,除了宫中的庆典贵人,他还是第一次在京城见到如此绝色的女人!

婉儿美丽的腿估计有一米多长。微微抬起的脚依然柔软,就像从未到过地面。藏在亵渎衣服里的丰满可以从侧面看到,就像刚刚成熟的樱桃,让人想在嘴里玩。

“你们两个先出去。”小李子点了菜。

“是的。”

两个小太监遗憾地看着对方。他们知道经理稍后会开始培训。不幸的是,没有它们,即使它们不能吃肉,看看肉也是好的。

牢房的门一关上,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个人,小梅和林婉儿。他叹口气走过去,把手掌放在林婉儿柔软的大腿上。

谁知道林婉儿感觉到了自己大腿上的痒,但很快就甩开了小梅子的手。

她心里充满了对小李子的恐惧。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小梅看见她惊慌得像只小兔子,也没有从一开始就攻击她,而是慢慢坐在一边的木床上,一脸平静地看着林婉儿。

“我可以告诉你,我这次来这里,是受高层的命令来训练你的。如果你想做或不想做,如果你晚些时候发出去,命运只会更糟。”

训练?

当林婉儿听到这两个字时,一层薄雾立刻出现在她美丽的眼睛里。她的父亲是一名官员,但现在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想想未来的生活,会不会比现在更糟?她不清楚教坊司在哪里。如果她被送到妓院,被各种各样的男人欺负.

泪水像豆子一样从林婉儿的眼中滑落,打在她白皙柔嫩的胸膛上。即使在悲伤的时候,这个迷人的身体仍然让人为邪恶的火焰疯狂。

完全在线阅读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