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日记 正文

每一下都深入到喉咙深处,污小短文故事100字左右

扫码手机浏览

每一下都深入到喉咙深处,污小短文故事100字左右,此時的淩冽要是眼睛變紅,那就真的可以說是一個十足的惡魔了,而在此時在一旁的淩洛看到這個樣子的淩冽,心裏卻滿是擔心。

  雖然現在的淩冽看上去的確實力十分的強悍,但是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淩冽可能會離正道而落入邪魔外道或被魔鬼附體,也就是所謂的入魔,而這絕對是淩洛最不想看到的。

  “大嫂,淩冽這個樣子下去可能會很危險,我看等會你和淩冽先走,我來幫你們殿後吧。”淩洛見情況不妙,對常雨清說道。

  常雨清搖了搖頭一臉欣慰的看著淩冽說道:“阿洛,對於真龍不死血我比你了解的多,你就不用擔心他了。”

  “可是你看他現在的情況,要是不不小心走火入魔了怎么辦,那這可就危險了。”淩洛說道。

  同樣的,淩洛對真龍不死血也有著一定的了解,知道此時此刻的淩冽處在失去神智的邊緣。

  “我的兒子怎么會入魔,這些對他而言都是挑戰,都是他霸者之路必須要經曆的艱難險阻,而我們只需要看著他,看著他是怎么一步步闖過去的。”常雨清說道。

  從剛才到現在雖然也就一分鍾的時間,可是對於淩冽來說卻好像有一年那么漫長,在這時他的腦中不斷的出現著“殺”這個字,此時他已經積蓄好了力量,准備隨後開啟一場血淋淋的屠殺。

  “啪!”

  淩冽邁出了一步,這一步落到地上,整個地板上的塵土都被輕輕震離了地面,雖然看上去這只是普普通通走路邁出去的一腳,但是如果剛才踏上的不是地板而是一個人,必然是粉身碎

  虎臉上露出驚色,道:“小雜種,氣勢不錯,不過你嘗嘗這一招!”

  話音剛落,即出拳向淩冽揮去,拳頭之上散發出來的可怕氣勁就像是狂風一般掃過,常家不少人都在遠處觀戰,被這一陣狂風吹過,根本就站不住,倒在了地上。

  甚至有些人覺得像是一記耳光抽在了臉上,鼻孔跟嘴角流出了血絲,驚恐的後退。

  不遠處的一個小亭子之中,常龍恭敬的站在一旁,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坐在那裏,臉色淡然,雙目微眯,露出耐人尋味的神光。

  “爺爺,難道就任由他們這樣放肆下去嗎?”常龍道。

  老者淡淡的說道:“沒有人可以在常家這般放肆而不付出代價的,只是這個代價要什么時候付出的問題。”

  常龍皺著眉頭道:“可是爺爺,天武門最近崛起,四大高手實力不凡,如果我們再不阻止,姑姑跟淩冽表弟可能……”

  “給我住口!”

  老者猛然一聲冷喝,雙目睜開,散發出來的神光鋒利無比,道:“她不是你姑姑,二十年她做出那件醜事之後,就已經不配做常家的人,還有那個小野種……”

  常龍搖頭一陣歎息,道:“爺爺,可不管怎么說,姑姑是您的親女兒,淩冽是您的親外孫,血濃於水,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沒錯,這個老者不是別人,真是常家之主,天京,乃至中華最有權勢的人之一,常雨清的父親,淩冽的親外公常弘天!

  二十年前,常雨清也曾是常弘天最為疼愛的女兒,疼愛程度恨不得將天上的星星摘下來送給她當玩具,而他們之間的父女之情也是整個天京所津津樂道的。

  然而,自從常弘天在沒有經過常雨清的允許,私下跟景家結下婚事之後,一切都變了。

  常雨清認為常弘天將自己視為聯姻以及壯大家族的籌碼,不惜與父親反目,與自己心儀的淩戰私奔。

  而常雨清跟淩戰私奔之後,常弘天大怒,認為常雨清的所作所為是整個常家的恥辱,不惜聯通景家,甚至向地府透露消息,最淩戰一家三口展開追殺。

  至此,父女二人徹底的反目成仇!

  常雨清在常家二十年,父女二人卻不曾見上一面,今天是這二十年裏常弘天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女兒。

  二十年的時間,太長了,很難想象哪個父親會對自己的女兒有這么深的怨氣!

  “爺爺,難道我們真的什么都不做嗎?”常龍問道。

  “做,當然要做,沒有人敢在常家放肆,天武門也不行!”

  常弘天一臉的狠厲,看向遠處的淩冽,道:“不過還不是時候,他們就算要死,也要等他們除掉那個小野種之後!”

  當年常弘天信心滿滿,如果跟景家聯姻成功,常家必然是壯大無比,甚至還有可能一舉超越其他三家,成為中華第一家。

  就當常弘天還處在這種幻想之中的時候,常雨清的私奔卻令他的幻想支離破碎,壯大的幻想破滅,更因為理虧,這二十年來對景家忍氣吞聲。

  這樣的怨氣,常弘天全部都歸結在常雨清的身上,然而,當淩冽出現的那一刻,令他更加的暴戾,他認為只有殺了這個小野種,才能消除他的心頭之恨。

  突然之間,常弘天感覺到了兩道無比鋒利的眼神,放眼看去,那是常雨清的目光。

  這是二十年後父女第一次相見,更是第一次對視,常雨清的眼中沒有二十年前的崇敬跟依賴,而是一種不帶感情的冷漠。

  還有一種輕蔑,一種嘲笑!

  “該死,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你兒子嗎?”常弘天頓時狂怒不已。

  沒有誰比他更清楚自己的女兒,雖然常雨清一個字都沒有說,但是她的眼神分明就是在告訴常弘天:“我說過,我的兒子會來接我,你又能做什么呢?”

  常弘天能坐在這個位置上,手中必然是鮮血淋漓,但是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動過殺心了,因為他想要殺誰,有太多的人去幫他辦。

  可這一刻,常弘天卻動了殺心,想殺人,想要親手殺人,殺死淩冽,殺死自己的親外孫!

  他也想要告訴常雨清,二十年前你沒有力量違逆我,二十年後你一樣辦不到!

  “吼!”淩冽猛然抬頭,口中發出嘶吼,雙目之中布滿了血絲,揚起手中的拳頭砸向沖過來的虎!砰!

  淩冽的拳頭跟虎的拳頭撞擊在了一起,兩拳相觸所散發出來的氣勁肆虐開來,只聽見哢嚓一聲巨響,旁邊一顆需要兩個人合抱的梧桐樹被攔腰斬斷。

  一座假山像是被雷霆轟擊,轟然倒在了地上,變成了一堆碎石塊!

  淩冽站在原地紋絲未動,而虎卻被氣勁反震了出去,蹬蹬蹬的連退十幾步站穩了腳跟,手誤著胸口,嘴角流出一縷血絲,只是一拳,虎就已經被淩冽的拳勁震傷了。

  “什么?這怎么可能?”臉色蒼白的虎臉上滿是驚訝的喊道。

  天武門四大高手都絕不簡單,雖說還沒有觸摸到聖境的門檻兒,但是在武王的境界之中絕對是佼佼者,半步聖境之下,不說無敵也絕對立於不敗之地。

  可是強大的虎卻連淩冽一招都接不住,這怎么可能?難道淩冽已經觸摸道聖境的門檻了嗎?

  如果那是真的,淩冽的武學天賦未免太過可怕,他今年只有二十一歲,這樣的年紀如果是宗師高手就已經是天才了。

  二十一歲的半步聖境,那不是天才。

  那分明就是妖怪!

  最為理智的龍緊鎖著眉頭,想到了什么,道:“不對,他還沒有碰到那個境界,這只是純粹的力量!”

  此時淩冽身上的氣息非常可怕強大,但是卻沒有令人感覺到威懾與壓力,武者的境界之間一步一片天,一旦觸摸到了那個門檻兒,氣息迸發出來,境界之下的武者都會感覺道一種想要匍匐在地的壓力。

  這是一種境界的壓制!

  淩冽雖然強,卻沒有給人這種境界壓制,也就是說淩冽還不曾摸到聖境門檻。

  “小雜種,我以為你真的有多強呢?”

  知道淩冽還沒有到那一步之後,虎不禁松了一口氣,臉上再一次露出了狠厲。

  “殺你足夠了!”淩冽的聲音嘶啞著說道。

  沒錯,在武學境界上淩冽並沒有觸摸到聖境的門檻,甚至比四大高手還要差上一截兒,處在武王的位置上面。

  他此時的強大力量來源與他體內的真龍不死血,四大高手打傷常雨清,並且屢次在言語上進行羞辱,這令淩冽變的狂暴起來,隨之真龍不死血也瘋狂迸發出來。

  “哼,大言不慚!”虎冷哼一聲。

  “受死吧!”

  淩冽一聲厲吼,真龍不死血在他體內躁動起來,金色的光芒布滿全身,化成金龍,天空忽明忽暗,似乎周圍時間空間全部被這股氣勢給影響到了,淩冽的拳頭朝著虎攻去,虎一個側身躲過這一擊。

  “就這樣?我還以為是……”

  虎話還沒說完,淩冽突然消失在他眼前,頓時虎感到脊背一涼,淩冽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虎,小心!”四人之中最強的龍臉色突然大變,厲聲吼道。

  但是他的已經提醒實在是太晚了,因為淩冽的動作實在是太快,虎根本沒有機會閃避開來!

  砰!

  淩冽的拳頭轟擊在虎的後背之上,只見虎雙目圓瞪,全身的青筋頓時暴起,避無可避,他只能是毫無保留用盡全身的力量來阻擋這一招,可就在中招下一秒,虎的衣服頓時爆開,身體猶如刀絞一般。

  噗哧!

  畫面靜止了下來,虎的身體突然一陣搖晃,張開嘴噴出一口鮮血,然後緩緩的倒在了地上,胸口停止了起伏,沒有了生息。

  剛才淩冽那一拳轟擊在虎的身上之後,狂暴的氣勁灌注在虎的全身,他的五髒六腑已經全部被摧毀,如果將他的身體剖開,他的胸膛內必定是一團糨糊。

  死了!

  天武門四大高手之一,接近半步聖境的高手,竟然被淩冽一拳強勢的轟殺!

  圓瞪著的雙目之中充滿了驚駭與不甘!

  可能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竟然會死在一個毛頭小子的手上,而且還是死的這么簡單,這般的不堪一擊!

  這太令人驚駭了,在場之人除了常雨清之外的所有人都是雙目圓瞪,滿臉的不可思議!

  如此年輕,卻有著這么可怕的戰力,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沒有人會相信。

  遠處有不少常家自命不凡的青年俊傑,看到這一幕之後,都不禁鎖起了脖子,這實在太可怕了,可怕到令他們感覺到了窒息。

  這一幕令他們覺得之前的自己究竟有多么的狂妄,跟淩冽相比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之上。

  噗哧!

  突然之間,只見淩冽身體猛然一晃,張嘴噴出一口鮮血!

  淩冽雖然強橫,但是剛才轟殺虎的那一擊,所調動出來的真龍不死血的力量已經接近超過了他的身體負荷,成功擊殺了對手,而負荷的力量也對他的身體造成了劇烈的傷害。

  虎被當場轟殺,龍三人都是驚駭不已,甚至已經有了怯步的念頭,畢竟沒有人不怕死。

  而看到這一幕,龜卻是突然兩眼一亮,喊道:“他也受傷了,一起上,殺了他!”

  一旁的淩洛頓時大驚,手放在了腰間的長劍之上,但是卻被常雨清給攔住了。

  “大嫂,淩冽已經受傷了,現在非常的危險,我……”淩洛急道。常雨清卻搖頭道:“阿洛,你大哥當年征戰無數,多少次九死一生?但最終都安然無恙,淩冽也不會例外,不破不立。雖然淩冽現在已經很不錯了,但是跟他的敵人相比還是差的太遠了,他想要變的更強,

  就必須跟你大哥一樣受更多的磨難,我相信我兒子,他不會輕易的被人殺死!”

  沒有錯,當年淩洛還是一個小女生的時候,跟著淩戰到處征戰,每一次當她以為走進絕路的時候,淩戰都能夠帶著她擊敗對手走向勝利。

  她相信淩戰,也應該相信淩冽!

  “可是,他還只是一個孩子啊,為什么要這樣逼他?”淩洛聲音發顫道。

  “因為他是兒子,任何人都可以不相信他,但是他的母親不可以!”常雨清大聲道。

  淩冽伸出手掌擦幹嘴角的血跡,扭頭看向龍三人,嘶啞的聲音道:“該你們了!”淩冽受傷,這無疑讓龍三人再一次看到了希望,沉聲道:“上,給我殺了他!”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