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口诉日记 正文

狗狗进入丁柔,假装盲人给人按摩

扫码手机浏览

狗狗进入丁柔,假装盲人给人按摩 苏雪不知道陈晖发现她在偷看。看到房间里的情况越来越紧张,她感到完全无法忍受。她的腿很虚弱,她的裤子已经有反应了.

她匆忙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脱下裤子,想象着刚刚看到的照片,没有任何指引就伸手去拿.

很快,她发现这种看似本能的动作可以缓解不适,而且还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喜欢舒服就喜欢不舒服,让她沉浸在其中无法停止.

在隔壁房间,陈晖做完后去了洗手间,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按了几下。

很快,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他喷血的画面。我看见苏雪伸开双腿躺在床上。一只小手在他两腿之间忙碌着.

以前,为了监视保姆,陈晖在苏雪的房间里秘密安装了监视器。

刚才他是和他的妻子一起做的,他不是故意关上门,只是为了刺激小女孩,看看她是否会自己做些什么。我不认为它真的开始了。

在监控画面中,苏雪的脸颊通红,呼吸急促,身体不时拱起,陈晖的眼球几乎掉了出来。

因为角度问题,陈晖看不到他想看的地方。思考了一下之后,陈晖走出浴室,来到苏雪房间的门口,悄悄地推开门。

“嘘!”

看到这一幕,陈晖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苏雪的床就在门对面。她躺在床上,双腿朝门的方向伸开,所以那里的风景给了陈晖一个清晰的视野.

哦,天啊!

苏雪反击了,没有尖叫。她没想到她的姐夫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进来。

当他的姐夫看到他在做这样的事情时,苏雪很尴尬,想找一条缝钻进去。他迅速拉了一床被子盖好自己,紧张地看着陈晖。

“姐夫,你为什么进来?”

苏雪红着脸问道。他的声音很小,很紧张,像蚊子一样。

陈晖有些遗憾。苏雪反应太快。要是他能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他看得还不够多。

“哦,我进来找衣服。”

在解释了这一点之后,陈晖没有避嫌就离开了。相反,他关上了门,假装很严肃地说:“小雪,你怎么能像个女孩一样做这种事呢?再说,你还年轻,这太多会影响你的发展!”

“不,不,这是我第一次,只是突然有些不舒服,然后就这样了……”

苏雪害怕陈晖会误解她是那种滥交的女孩,所以她低着头低声说。

然后,她又抬起头,红着眼睛对陈晖喊道:“姐夫,你能不能不告诉你妹妹……”

我妹妹从小就非常关心她。如果她知道了,她会非常失望的。

她一时冲动而感到羞辱。她是个大姑娘,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哪里不舒服?让你姐夫帮你看看你是不是病了。”

陈晖的脸看上去焦虑不安。

苏雪咬着嘴唇,显得很尴尬。然而,他认为他的姐夫也对她有好处。最后,他害羞地指着下面说,“在这里。”

陈晖喜出望外,接着说,“打开被子,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病了?”

苏雪犹豫了。虽然她很年轻,但她也知道男人和女人有不同的原因。虽然陈晖是她的姐夫,但她也是一个男人。

“你别害羞,刚刚看见了,是不是?如果是因为你刚才那么做了,你姐姐会知道的。”

苏雪咬着嘴唇,终于说服自己,他掀开被子让自己看一看,但什么也没做。

看着苏雪掀开被子,他白嫩的双腿中间的风景清晰地暴露在陈晖的视线里,这让他想更深入地探索。

陈晖走过去,让苏雪分开他的双腿,然后小心地抬起头。

苏雪脸红了。这时候,她只能按照陈晖说的去做。她感到害羞。她觉得如果现在地上有个洞,她可以马上进去。

一脸严肃的看了陈晖一眼后,突然伸出了手指.

苏雪一哆嗦,下意识地闷哼了一声,想停下来,但突然觉得很舒服,这种感觉完全不同于刚得到的时候。

她抬头看了看满脸通红的姐夫,发现陈晖的脸一直很平静,这也让苏雪松了一口气。她觉得他的姐夫在帮她看医生,没有别的意思。

陈晖的心此刻并不激动。女孩独特的紧凑刺激了他,默默地想着如果他能进去该有多舒服。

感觉到苏雪正在慢慢放松,陈晖又把手指伸进去,手指上有明显的阻力。

不,第一次还在。

激动归激动,但陈晖也不敢公开做太多,虽然苏雪现在懵懂,但她迟早会明白一切,到时候肯定会对他有意见。

陈晖告诉自己,这种事情必须慢慢来,不要着急。

想到这里,陈晖有些不舍地拿出手指。

苏雪的这个地方突然变得空荡荡的,不见了,但我太尴尬了,没有展示出来。

陈晖也看到了苏雪的反应,心想下次他会好好见你的。

“没什么大问题,我的姑娘。我想念男人。当你找到一个男朋友,就会有一个男朋友来帮助你。你不会难过的!”

苏雪脸都红了,快要哭出来了。他不好意思低着头说话。

今天被陈晖感动后,她发现自己真的开始考虑男人了,当她自己刚开始这么做的时候,她真的想到了陈晖。

“嗯,快去睡觉吧,你会没事的。”

陈晖用长辈的口吻说道,转身离开了苏雪的房间。

关上门后,陈晖忍不住把手指放进嘴里,深吸了一口气。

"一个开黄花的大姑娘的味道真好!"

陈晖心中又不禁感慨。

在房间里,苏雪仍然觉得很丢脸,仍然记得他妹夫坚持的滋味。最后,他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在入睡前不要思考。

第二天早上。

苏雪起身走出房间。他看到他的姐夫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姐姐苏霆也刚起床,脸色红润,一看心情就好。

苏雪忽然有些羡慕姐姐,姐夫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有钱,也能做家务,人长得也帅,晚上还那么多.

想到这里,苏雪的脸变红了。但愿她将来能有这样一个丈夫。

吃早饭时,陈晖突然对苏霆说:“我父亲这几天身体不好。这些天我没有时间。老婆,请帮我回老家照顾几天吧!”

“是的,我会好好照顾爸爸的。”

听到老人身体不好,苏霆也有点担心。他同意了,并告诉苏雪,“小雪,直接跟着你姐夫去公司上班就行了。他会为你安排工作。你必须更加努力。”

“嗯。”苏雪非常聪明,点点头。她这次从乡下来到她姐姐家,只是为了去陈晖的公司上班。

晚饭后,苏雪跟着陈晖去了公司。公司不是很大,它是设计好的。

苏一上手,就找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做她的老师来带她。

苏雪隐瞒了自己作为陈晖嫂子的身份,以免有人说她很特别,对她姐夫不好。

下午快结束时,陈晖说他晚上有个晚宴,并请苏雪下班后回去。

苏霆是个陌生人。他只能自己回家。然后他找不到别的事情做,就在客厅看电视。

将近十点钟的时候,苏雪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她走过去透过猫眼看了看,发现敲门的人是她的姐夫,所以她直接打开了门,然后一股强烈的酒味从人行道上飘了出来。

“姐夫.你怎么喝成这样的?”

看到陈晖站在门口,脸红耳赤,几乎站不稳,苏雪冲上前去扶住他。

结果,陈晖的整个身体被压在她身上,紧紧地压在她的身上,使她在前面变形。

苏雪也没多想,抱着陈晖躺在床上,转过身来

拿了一条毛巾,帮陈晖脱下外套,擦去他吐在胸口的脏东西。

之后,苏雪给陈晖盖好被子,转身出去了。

闭上眼睛的陈晖突然睁开了眼睛。他脸上露出狡猾的微笑。他抓住苏雪的手,用一种莫名其妙的声音说:“老婆,我.想洗澡,你帮我……”

当苏雪听到声音回头看时,他只想向陈晖解释他不是他的妻子。突然,他感到非常羞愧,脸都热了。陈晖实际上开始脱下他赤裸的脸.

苏雪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陈晖就摇摇晃晃地把苏雪带到了浴室。

苏雪知道陈晖认错人了,但看到陈晖走路不稳,她担心他会在浴室摔倒,所以她不得不帮他躺在浴缸里,帮他放水。

在排水的过程中,苏雪转过头,尽量不去看陈晖。当水被放出时,她转头看着陈晖,却发现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好像睡着了。

没有办法,也不能让他睡在这里,如果滑下去溺水是危险的。

苏雪用她的手洗了一些身体,帮助陈晖擦洗她的上身和腰部。她发现陈晖的这个地方正在慢慢变大.

苏雪羞得满脸通红。虽然他昨天已经看到了,但这次距离更近了,他能看得更清楚.

苏雪的心里仿佛点燃了一团小小的火焰,再加上强烈的好奇心,让她忍不住伸手去摸,那种肉的感觉,让她心里莫名其妙地有一种满足感。

苏雪告诉自己,她只是在帮她姐夫打扫卫生,照顾他。

“老婆,老婆.我们一起洗……”

眯着眼睛,陈晖突然伸出手,在苏雪面前捂住了它。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姐.姐夫,我不是……”苏雪突然一慌,想挣扎。

苏雪还没说完,陈晖就把他拖进了浴缸。

不知道是水温还是什么,苏雪大脑停顿了一会儿,只觉得嘴唇吻了上去,所有的解释都被压回了嘴里。

“嗯.姐夫……”

一个缠绵的长吻几乎让她窒息。苏雪设法挣脱了陈晖的嘴,但不想被陈晖的肩膀压住。然后一个热锋抓住了陈晖的嘴。

她试图挣扎,但毕竟是个女人。陈晖用她的大手抱住她的腰。最后,她气喘吁吁,但她仍然无法推开它。

“我想要.妻子?”陈晖说,手里握着苏雪的手。

在温暖的水中,苏雪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姐夫的变化,而炎热的温度使她的小脸突然变红。

“不要……”苏雪的手从他下面抽出来,被陈晖紧紧抓住。

“老婆,难道你不想……”陈晖把头靠在苏雪的耳朵上,吐出一句话,使苏雪的耳朵发痒,很不舒服。

苏雪的脑海里回想起她姐姐昨晚脸上的表情,这让她对这件事的好奇突然动摇了。

陈晖今天肯定会赢。即使苏雪事后责怪他,他也可以用酗酒和错误的身份作为借口。我相信苏雪不会说什么。

于是他急切地伸出手,脱下她的裤子,然后抚摸它们,让她忍不住哭了出来。

这种触摸比她自己的更令人兴奋,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空虚。她想要越来越多。那时,她迷失了自己,她的身体在陈晖的怀里慢慢扭动。

虽然.即使今天发生了什么,我妹妹也不会知道。

即使我知道,我也不会责怪自己。这只是一个误会。这只是一个误会。

想到这些,苏雪没有坚持这么多,并在陈晖的刺激下逐渐下沉。

而且,即使她现在想反抗,陈晖把她抱死,她也没有力气挣脱。

苏雪溺死在他的怀里,身体变得柔软。这种美妙的感觉让她心潮起伏

一个空白的大脑.

陈晖的眼中闪过一丝对阴谋成功的兴奋。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挺直了身子,直奔苏雪.

完全在线阅读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