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放鞭炮,邓斌

春节放鞭炮,邓斌

口诉日记小菊君2021-01-22 12:56:3326A+A-

春节放鞭炮,邓斌 退休后,老王无事可做,干脆养了一只鸟。

有一天他去找隔壁遛鸟的老张。当他敲门时,老王愣住了。不是张老,是张老的孙女,叫张乔乔。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这张巧巧今年刚满十八,生的那可是玲珑俊俏,整个大院无比称赞张巧巧长得漂亮。



“王大爷?什么事啊?”



张巧巧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的道。



这张巧巧刚才在睡觉,整个人都还迷糊的,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长长的T恤,刚刚遮住腿窝儿,露出了一双修长的大腿。



她一双光洁的大腿,并起没有一丝多余的空间。上方的衣服还是缕空的,老王能清楚的看到那儿正对着自己。



别看张巧巧只有十八岁,那身材可是发育的非常好。



老王一把年纪,老伴年轻时就没了,见到这种阵势,顿时心跳加速,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火星子,顿时来了感觉。



“巧巧啊……老,老张呢?”老王内心快跳,拎着鸟笼上前一步走进了门口,胳膊肘不经意的在张巧巧胸前拐了一下,那触感令老王险些有弄她的冲动。



原本张巧巧睡意正浓,被老王的胳膊肘一蹭,十八岁的少女身体十分灵敏,顿时感觉身子麻酥酥的,跟触了电一般。



她没怀疑老王,只侧了下身说:“我爷爷买早餐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老王点头说:“那我等等他吧。”说着把鸟笼放小院的石桌上,背着手溜达起来,眼睛的余光总在张巧巧的臀上转。



张巧巧听他的小画眉叫得好听,跑过来逗弄说:“王爷爷,你的画眉越来越灵性了,嗓子也好。”



春节放鞭炮,邓斌

老王一看她弯腰,眼睛都亮了。



这小姑娘也不顾忌着点,她腰一下去,臀就起来了,把衣摆扯了上去,底下都露出来了,从老王的角度,能清晰看到她底下的美景。



老王咽了下口水,走近了说:“那是,也不看这是谁的鸟。”嘴里说着话,他的心思却不在那儿,一直盯着张巧巧看,恨不得对她动粗。



也不知道张巧巧想到了什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回头似笑非笑的看老王一眼说:“王爷爷,你真风趣。”



老王差点没吓死,幸好在她回头前把视线放到了鸟笼上面。



他干笑一声,忽的板起脸来跟张巧巧说:“巧巧,我怎么那么不爱听你说话呢,每次都爷爷爷爷的叫,把人都喊老了。”



张巧巧格格直笑:“那我也不能管你叫叔叔啊。”



“叫王哥,我心态年轻,今年才十九岁,比你大一岁。”



张巧巧差点没笑岔气,说:“那行,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就叫你哥。”



她对老王那只画眉是真喜爱,开过玩笑继续逗玩。



老王见她玩得专注,有点按捺不住,看四周没人,就低头朝她凑去。

芳香扑鼻,少女的气息让老王迷恋不已,他的鼻尖都差点贴到张巧巧身上了。



突然张巧巧腰一拧,吓得老王脚一滑,往前跌了过去,整张脸砸入一片绵软。



香味猛一浓郁,那美好的触感老王还来不及享受就啪一声摔到了地上。



“啊!王爷爷,你没事吧?”张巧巧慌忙来扶。



老王疼得呲牙咧嘴的,在张巧巧的搀扶下爬起来,嘴里哼哼着说:“哪来的石头仔儿,哎哟,摔死我老人家了。”



他掩饰得好,张巧巧似乎没怀疑,也让突发事件分散了注意力,都没想自己被袭击的事了,只紧张的扶着老王说:“王爷爷,我扶你到那边坐坐。”



手臂被张巧巧挽着,老王还有心思占口头便宜,一瞪眼说:“叫王哥。”



张巧巧抿嘴一笑,甜甜叫了声王哥,然后可爱的吐了下舌头。



老王坐好后,张巧巧小手儿在老王身上摸来摸去,检查老王伤到哪里没有。



老王让她摸得非常舒服,来了感觉,哼哼说道:“浑身都酸疼,我也不知道具体伤到哪了。”



“咦!怎么这里肿起来了。”



张巧巧的小手儿一抓,老王一哆嗦,猛吸凉气,心说:“这女娃子怎么什么都不懂,怎么能随便抓呢?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不对,不是肿。王……王哥,你裤兜里怎么揣着东西?是什么东西啊,哎呀!肯定压坏了,我给你拿出来。”



张巧巧的小手儿伸进老王的裤兜里掏呀掏,两边都没找到东西,倒是抓来抓去的,老王感觉自己都快炸了。



“呀!确实是压扁了,你看。”张巧巧把手拿出来让老王看,然后放到鼻边嗅,纳闷道:“怎么这种味道。王哥,你到底把东西藏哪了?我怎么找不到?”



老王汗得不行,尴尬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好瞧见张老头回来,于是强忍着伤痛起身说:“老张,你回来了?吃早餐没?没吃的话带出去吃吧,我约了老孙下棋,你给我压一下阵。”



俩老头一说话,张巧巧就搭不上嘴了,目送他们离开后,她嘴角凝起一个意味难明的笑容。



去小公园没多一会儿老王就找借口回家了。



他现在的状态实在不适合在外头溜达,被发现就坏了。



他躲在厕所里洗裤子,突然门被推开,他儿子给他找的煮饭阿姨梅翠霞一看急了:“王哥,你怎么自己洗衣服呀?快放下,一会儿我再帮你洗。”



老王脸一红说:“不用了,这个我自己来就可以。”



梅翠霞抢走他的裤子,白他一眼说:“又不是没给你洗过,害什么羞。”



看到老王画的地图后,她挺诧异的,揶揄老王说:“王哥,你可真行,都这把年纪了还梦呓。”



老王都不好意思解释,干咳一声就出去了。



梅翠霞给他煮好饭,叫他吃饭的时候,瞧他的眼神都不对了,活像只动情的老母鸡。



老王觉得浑身不自在,又不好说她什么。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君姐日记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qrcode

君姐笔记 ©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yiwuku.com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留言建议|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