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口诉日记 正文

老公每晚要,腰上缠着锁链囚禁第章

扫码手机浏览

老公每晚要,腰上缠着锁链囚禁第章 "柔柔,你给小蓓换过药了吗?"

但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

是表哥醒来了,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我全身都感到刺痛。

唐柔的身体也在颤抖。她很快从我身上爬下来,说:“改变!”

表哥出现在门口,他冲进去看了看,我赶紧假装睡着了。

“小蓓睡着了。走吧。让我们回到我们的房间。”这时,唐柔也说道。

似乎在担心表哥看到什么,说她关上门了。

然而,我的表弟似乎并没有离开。我听到表哥说:“柔柔,对不起,我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但是别担心,过了这段时间我会去医院检查的。”

“别碰我。一次两分钟。我告诉你,胡刚,我受够了。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你就不会碰我。”

唐柔和冰冷的声音传来。

然后脚步声渐渐远去,显然唐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确认他们已经走了之后,我翻了个身,低头看着我裤裆里的裤子,一脸的泪水。

如果表哥刚才没来,我觉得今晚唐柔会出事。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了。果然,我的裤子黏糊糊的,湿湿的。

如果我继续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变得不正常,如果不是阳痿的话。

苦笑着摇摇头,我赶紧去洗手间换了一条新内裤。

但是当我第一次走进浴室时,我震惊了。水槽上有一只黑色的丝袜,显然是唐柔的。

是的,一定是她昨晚洗澡后没有把它拿走。

看着那只丝袜,我像恶魔一样把它捡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汤肉的香味还留在上面。

不管怎样,唐柔不知道去哪里,即使她做了什么,她也不知道。考虑到这一点,我忍不住把丝袜放在她下面。

当我想象着昨晚用手按摩汤肉的场景时,我迅速地移动我的手,最后释放了许多喷在长统袜上的后代。

然而,看着我蹂躏的畸形丝袜,我的心突然感到有点内疚,我很快把丝袜塞在我的枕头下。

当我来到客厅,桌上有早餐,但我看不到唐柔。我看了看时间。我表弟应该在这个时候去上班。

心不在焉的吃完早饭,唐柔还是没有回来。我想她和她的表妹出去了。

我不敢独自在家太随便,老

俗话说,我不怕一万,我怕一千。万一表哥和唐柔知道我的眼睛已经好了,他们一定会把我赶出去。

在家无事可做,我只是简单地按摩了一下眼睛。虽然我现在已经看到了,但是太阳太强了,它仍然会有一些影响。

晚上11点钟,我的表弟仍然没有回来,但他每天都很早出来,很晚回来。我并不担心,尤其是两天前我听说他的物流公司收到了一个大订单,可能是太忙了。

但是唐柔没有回来,我却有点惊讶。你知道,她现在基本上是个全职太太了。她真的要出去和她的表妹交往吗?

当我正在思考的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的心很高兴唐柔回来了。

果然门开了之后,唐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但是还有一个人,不是表哥,而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唐柔仿佛喝醉了,那胖子就要扶住唐柔。

因为我没有开灯,他们都没注意到我。

我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唐柔穿着黑色短裙,腿上穿着黑色丝袜。她刚刚到达大腿根部,看起来非常性感。

"马先生,谢谢你带我回去."

唐柔醉醺醺地说了一句。

很明显,她今天和她表弟的生意伙伴去喝酒了。

黑暗中,马老板把一只手放在唐柔的腿上,不停地抚摸它,呼吸急促。

“没事,别人还没有机会送来。对了,我会帮你回房间休息的.”

马老板舔了舔嘴唇,但眼里闪过一丝邪恶的念头。

可惜唐柔不知道喝了多少,没注意到胖子正打算暗算自己。

“嗯……”

唐葇趴在沙发上,背对着马老板,鼻子里哼了一声。

听到她的狂喜,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一个人就要被引爆,果然,马老板愣了一下,没有直接平静。我看见马老板摆弄着唐肉的位置,一条长腿搭在肩上,一只手摆弄着唐肉的身体。

这种动作,唐柔柔的性感立刻显露出来。

“柔柔,你真性感。我梦想杀死你。”

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嘴里充满了淫秽的语言。他用一只手抓着唐柔的臀部,不停地揉着。

唐柔的哼声越来越大:“恶心。”

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唐柔绝对不是那种好惹的女人。老板马故意灌醉她,然后想借此机会摆脱她。

黑暗中,马老板用一只手穿过衣服,抓住了唐柔的胸口。整个人躺在她背上,不停地用自己的身体揉揉唐肉:"柔肉,你胸前的白兔好白好有弹性,疼死我了。"

唐的眼睛又软又滑:“马老板,你想杀我吗?”

她用刺耳的声音问道。这时候,我才发现唐那张柔美迷人的脸居然红了。我立刻想到马老板应该给她下药,否则唐柔不会这么做。

我心里决定,只要那个胖子敢欺负柔柔姐,我就杀了他。

接下来,马老板把手放在唐柔的裙子下,阴沉地笑了:“哼,外表是那么纯洁,但内心却是那么放荡。我还没碰过你,你已经湿透了。”

唐柔眯起眼睛,扭着鼻子哼哼唧唧。

下一刻,我看见胖子用双手抬起唐肉的腿,低下头闻了闻丝袜的味道,然后解开腰带,露出一个狰狞的物体,瞄准唐肉所在的已经泥泞的沼泽。

我的血流速度增加了很多。我的身体就像一个大火炉,我在下面感觉更糟。这项工作被硬化成一根铁棒。

周围的光线不好,我们面前的场景是半遮半掩的,这引起了人们的想象。马老板的一只大手从唐柔的光脚上摸了摸她的大腿。

汤肉喝得太多,就像一只发出咕噜咕噜声和轻声呻吟的猫。

“很滑。”

马老板咽了一口唾沫,紧紧地搂着唐柔的腿。

我发现他是一个老色狼,用那东西摩擦裹着丝袜的唐柔的长腿。他的脸上充满了快乐的表情。

“胡刚应该不认识你吧?你当然不知道,上次我和胡刚去俱乐部,他没坚持三分钟就出来了。”

马老板嘿嘿一笑,裤子喘着气,像一头发情的驴。

唐柔被下药,听不清马在说什么。但我傻眼了,表哥去俱乐部找小姐了吗?在我的印象中,我的表妹和唐柔一直都很相爱,而且都要结婚了。

然而,我突然想到,不管一个女人有多好,当夫妻花很长时间面对她时,总会有一种推诿。从男人的角度来看,出去作弊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继续看着对面的马老板。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颗药,放进嘴里吃。几分钟之内,就有了巨大的反应。这家伙非常害怕。

"今晚杀了你这个小妖精,但我贪得无厌."

马放下唐葇的腿,把她抱到客厅的浴室里去准备.

完全在线阅读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